2014年12月6日 星期六

2014下一個編舞計畫III 純 舞蹈/落幕短片:)

2014下一個編舞計畫III 純 舞蹈/落幕短片:)

一起看見舞台人生的瞬息萬變!





(((http://youtu.be/ac61AF7WWS0)))

演出前,策展人周書毅與影像紀錄導演林婉玉討論後,決定拍下這雙周展演的過程,透過瞬時影像來看見那亮燈暗間的舞台時光.

那些瞬間,正是表演藝術最珍貴也最難留下的,只有走進劇場,你才能親身體驗那最真實的一刻!

特別感謝幕前幕後的劇場設計與工作人員,他們與台上的創作與表演一起呼吸著,共同完成精彩的表演.讓觀眾在走進劇場的那一刻,那瞬間的火花與感動,才傳遞出到你的心中.....

敬舞台.劇場.表演.人生~




純策展:周書毅   
純編舞:謝杰樺 / 田孝慈 / 林素蓮 / 吳宜娟 / 王玟甯 / 蘇品文 / 林修瑜 / 劉彥成
純表演:邱鈺雯 / 楊雅鈞 / 潘柏伶 / 洪佩瑜 / 林佑運 / 馬雅 / 莊適安 / 陳佩誼 / 陳薏如 / 蔡婕妤 / 簡紫婷 / 陳青青 / 余宛倫 

純燈光:莊知恆 
純舞監:鄧湘庭


純顧問:孫平 / 周東彥 / 林昆穎 / 王榆鈞 / 林婉玉 / 詹傑 / 許雁婷
純企劃 : 許雁婷
純執行:劉孝聆
純行政:陳春春

純拍照:陳長志 / 陳又維

純攝影/剪輯:林婉玉
純配樂:JimiMod 

周先生團隊 / 下一個編舞計畫




給下一個獨立編舞世代的連結功課


*給下一個獨立編舞世代的連結功課:


獨立的創作者與表演者,要多加善用網路資訊時代的優勢,而非陷入自我保護的劣勢,努力為自己建立下一個平台,讓作品與表演有機會與世界連結與交流!

1.蒐集.整理資料(中英文,或是他國語言多元發展)2.找到一個合適自己,簡單操作,預算能負擔的平台.3.上線&連結&更新(不是等待,而是主動出擊)





時間不等人,只有自己能把握時間
機會不能人,只有把握時間,才有機會.

祝福所有在創作與表演的朋友們,享受時間,把握連結:)

---周先生




2014年10月22日 星期三

落幕即開始 / 純.感謝

落幕即開始 --- 純.感謝!



文/許雁婷
第三屆「下一個編舞計畫」於10/5正式落幕,對每一位參與的編舞者而言,這才是他們的開始。2011年以來,三屆的編舞計畫一共呈現二十七個作品,不盡然每個作品都能成熟,卻誠實顯現一個有潛力的年輕編舞者,在那時期的創作階段。其中也有多位編舞者實驗著未曾嘗試的編舞方法、概念,或首度嘗試與其他設計群溝通、合作。編舞計畫願作為年輕編舞者的開始,一次的呈現結束,是過程中的一小段旅程,他們將繼續走下去。

首週《創造—下一個風景》率先演出的三個作品,為編舞計畫團隊針對本屆主題「純」邀請的三位編舞者嶄新創作,包括田孝慈《她們在眼睛的角落挖了一個洞》、謝杰樺《舞者與編舞者》、林素蓮《邊緣人物》。三支舞作分別從人的情感與身體動能連結、舞蹈工作的權力與種種關係,到社會階層價值觀及人性的探討,非但主旨內涵相異其趣,編舞思維與舞作風格亦斷然不同。(詳見:
http://nextchoreography.blogspot.tw/2014/09/blog-post_25.html




三度發現  創作新鮮人

第二週的演出「發現—創作新鮮人」,有五位新銳編舞者:王玟甯、林修瑜、吳宜娟、蘇品文、劉彥成。十八歲的玟甯說,我們常常跳過與自己距離最近的手(或其他事?)想去做更遠更大的事情,這次想透過《手》這個作品,談自己的成長。作品從如幼兒般靜躺在枕頭開始,結束時她滿身是水,對玟甯而言,水和枕頭是現實和安逸間的拉扯。修瑜的作品《一刻》緣起於她的一個發現:在安靜的時刻中更容易感覺不安靜。從中她延伸思考到,生活中的不安靜來自於很多的選擇。安靜與不安靜交錯的時間,往往只是一刻瞬間。修瑜自述這支舞像她漂流到一座湖泊的中央,經歷內心抉擇的晃動。玟甯和修瑜都是經由這次編舞計畫,第一次正式對外發表獨舞演出。

宜娟在上屆與張靜如共同投件《見夫》一作,將「規」字反過來,她們一反常規,以戲謔的手法創作了那個作品,今年她與張靜如也在藝穗節有其他作品呈現,同樣把玩著遊戲的方式及態度。但在這次編舞計畫中的《一一》裡,我們看見不一樣的宜娟,從外在的羈絆到自己的困頓,她如困獸般與自己搏鬥著,最後的影像(由陳祺欣設計製作)似乎補述這份困境的社會性。宜娟表示,此作與楊德昌的電影《一一》同名,電影說著一個時代下不同世代的人,而她從中感受到,社會一直在變,但人和人、人與社會的關係卻像總是不變。

品文帶來從2011年開始創作,每年有不同呈現的《異鄉》,作品之初源自於一段尼泊爾的旅行經驗,回到臺灣後她發現對習以為常的生活感到異常陌生,那會兒才探知到她自己的生活模式與習性。而今年,她決定面對身為女性這件事。白色高跟鞋、白色緊身洋裝、高腳杯、假髮,生理女性的身體、充滿女性的刻板符號,作品中大半時間的裸露,卻從未見到她的臉。品文迫使觀眾必須觀看她的身體,但自始至終未能確認:他/她是誰?今年的《異鄉》,談論的是女性在社會裡被期待、定義的刻板印象。

彥成的《再見吧!!兔子》是三屆以來唯一一個投件前已完成的作品,並已曾赴西班牙演出。戲劇性濃厚的此作,從德文的再見「tschüss」出發,「揮別這個自己,迎接那個我」是彥成對這支舞的說明。滾動、猜拳、遊戲......,作品以極度生活性的肢體、瑣碎的片段、語言組構而成。略顯趣味的緊張推拉之間,彥成與另一位女舞者從筆挺的西裝、酒紅洋裝跳到最後一絲不掛,彥成說,衣服是一種偽裝,性徵像標籤,人總是被以性徵判斷男、女。舞到最後,當性徵無法被辨識甚或調換時,我們該以什麼為依據?






純.感謝

三屆以來,「下一個編舞計畫」持續在計畫過程中為參與編舞者提供「外來的眼睛」,顧問群在編舞者排練過程間偶爾出現,給予提問或個人的想法、建議,就像演後座談時彥成說的,這些回饋不一定直接影響作品,但總能提供不同的視角,讓編舞者想想、再想一想。也如同策展人周書毅說的,三屆以來,我們總是在看每個人需要什麼,希望能適時給予協助;同時,也很幸運地,從多位參與編舞者中,看見更多創作的可能。

周先生團隊很榮幸從2011年到2014年間,陪伴二十幾位編舞者度過一個階段的創作時光,也懇切地希望每一位參與過編舞計畫的編舞者,能夠奮力而愉快地前往各自的「下一個」,無論那是什麼。同時,特別感謝三屆以來也陪伴著我們的所有工作人員及觀眾,還是一樣,隨時歡迎給我們任何回饋,請E-mail至:nextchoreography@gmail.com





2014年10月11日 星期六

邊緣人物 Invisible / 編舞-林素蓮


邊緣人物   Invisible        編舞-林素蓮
演出-莊適安、林佑運、馬雅、陳薏如、蔡婕妤、陳佩誼


作品介紹
A………………..
B:噢!對啊,她說我是這個社會的邊緣人物。
A………………..
B:噢!對她來說我是邊緣人物,但是對我家的狗來說我就是牠的世界中心。
A………………..
B:嗯……我覺得沒有什麼人可以定義我耶。
A………………..
B:噢噢!很自在啊!我就是我啊!

林素蓮
希望我的下一個邊緣計畫能一直持續做下去
今年,2014年,除了完成論文順利畢業之外,我還完成自己的《終身大事》。
2010 跳舞,創作。
2011 跳舞,創作。
2012 跳舞,創作。
2013 跳舞,創作。
2014 與楊乃璇,蘇品文共同成立「小事製作」,持續跳舞。持續創作。我們夢想,有天能讓所有的人從心裡喜愛真正的自己,而這絕對不是一件小事。」小事製作

Q1.為什麼參加下一個編舞計畫?
因為渴望創作。

Q2.過程中發生什麼事?
以前,師長們時常提醒:「不要想太多,做就對了!」這句話之於我,就是在我猶疑不定時踢我前進的重要一腳,我的理解是要我們勇敢、果決。這一次的創作過程讓我體悟這句話的後面其實還有一句話,就是:「一但做了,想得就要更多!」


Q3.找到「純」了嗎?
這問題真的很難回答,我想我不會說自己找到了,比較會說當我自已覺得作品什麼都不是,很難去定義它,甚至懷疑這根本不是舞蹈的時候,這個時候,最接近我心目中的
-----------------------
演出者 介紹  :

莊適安
就讀灣藝術大學進修學士戲劇系。我走過的路,一直是人生中的失敗組。所有最好都是最壞開始的。那十天過後我依然相信愛,我記住每一次心痛的位置。我想跳舞的瞬間,會有無法言語情緒,讓身體強烈呼吸,短暫脫離邊緣自己。我愛小事製作與陪伴著的家人、朋友。我有家,更希望臺灣很快是獨立民主的國家 !


林佑運
臺南藝術大學動畫藝術與影像美學研究所碩士生,自由影像與文字工作者。關於邊緣人物的幾個預想場景,卻敵不過面試官的一句話。「嘿,我們是怕有點對你大材小用啦。」生活是一圈又一圈的繞圈,當生活一拳又一拳的擊向你。無論你是一圈又一圈地向著地心迴轉尋找地下停車位,或是一圈一又一圈的繞著旋轉樓梯上樓,生活帶著你繞圈,也帶著你朝向某個方向前進。無論是直述句或是疑問句,祈使句或是否定句,生活正在向你提問。現職,親密關係衝突製造者。

馬雅
我是馬雅。我曾經是邊緣人,某種程度而言我現在也是邊緣人,只要有人不喜歡我,就是邊緣人。那是我曾經的想法。現在我很自在,我做我自己,我很快樂。我把握機會做每一件事,我喜歡畫畫,所以我畫畫,我喜歡戲劇,所以我演戲,我喜歡舞蹈,但是我從沒想過我能跳舞。每當我想起下一個編舞計畫,就會充滿感激,快樂,盼望還有期待。所以,我向擁有的一切說聲,謝謝。


陳薏如
我是陳薏如,就讀竹南高中,今年剛升二年級。小學二年級看到一本故事書《芭蕾舞星》使我對舞蹈產生興趣,因此開啟我的夢想之路。當時的我並未意識到我會朝著這條路前進,甚至有一陣子很茫然,很猶豫,不知道要走哪條路才好?參加這次的純舞蹈,那種很天真、很單純、無憂無慮快樂的跳舞,讓我更堅定未來我要朝著這條路邁進,而且是享受著快樂跳舞的心前進。

蔡婕妤
我是一個愛唱歌又愛跳舞的小女孩,跳舞對我來說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我從素蓮老師的舞蹈中,體會到什麼叫「純」舞蹈,雖然沒辦法具體形容,但領會在心裡。並且從跳舞律動中獲得豐富的快樂與經驗!我非常感謝素蓮老師讓我有這個機會站在這麼大的舞台與大家一起跳舞。我是蔡婕妤,我有一顆熱愛跳舞的心!我畢業於竹南國小,今年剛升國中一年級。

陳佩誼

我是一個活潑愛動愛跳舞的小女孩,我跳舞的時間不是很久,但是時間的長短不是問題,因為我有一顆熱愛舞蹈的心。這次的表演,我收穫很大,讓我體驗到很多跳舞的樂趣。感謝素蓮老師給我一次這麼好的機會能跟一個這麼有名的舞蹈家一起合作,真的是我的福氣。陳佩誼,竹南國小,我想當一個跳舞老師,因為這一直都是我的夢想!

特別感謝—陳欣瑜、謝瑋秦陳虹秀蔡永澤吳惠珠林尊輝林敬軒楊乃璇方兆華林擎天陳怡玨林金玉莊雅竹王筑樺竹圍市場水果行

2014年10月9日 星期四

舞者與編舞者 Dancer and Choreographer / 邱鈺雯與謝杰樺

舞者與編舞者  Dancer and Choreographer
編舞-謝杰樺  
演出-謝杰樺、邱鈺雯  
服裝設計-邱鈺雯

作品介紹 

這些年我著迷於欣賞表演者如何處理當下的狀況,在處理的過程中,人變得迷人而又真誠。因此,作品如何適當的讓表演者能夠像個人在台上而不像是執行指令的機器成為我努力的方向,讓“人”可以成為被觀看的主體。而舞蹈作品發展的過程中,舞者和編舞者又都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因此作品得以更豐富有趣。但舞者和編舞者的關係又是怎樣才能編創出舞作?而怎樣的關係下,雙方才可能發揮所長。這個作品從即興的互動開始,展現邱鈺雯(舞者)與謝杰樺(編舞)之間的關係如何推演進展。


謝杰樺
持續讓自己面對挑戰,重新回到自己的根源。
具建築與舞蹈雙重背景。著名的作品包括跨界科技作品《第七感官》;新人新視野中發表的《安娜琪的夢想》和《1980的安娜琪》;受邀為北藝大舞蹈表演研究所畢業生賴炫均所編創並深獲好評的《Anarchy》;曾獲得舞躍大地優選獎與世安美學獎。2010年創立安娜琪舞蹈劇場。2013年獲文化部遴選前往法國巴黎西帖藝術村駐村並同時在歐洲沈澱將近一年的時間。


Q1.為什麼參加下一個編舞計畫?
能專心編舞是一件非常奢侈的事情。而能在去年一整年沈澱,想要試試其他的編舞方法的時間點,遇到周先生的「下一個編舞計畫」是一個幸運。這樣計畫的範疇跟現階段的人生體驗結合下,剛好是為自己做突破的嘗試,找自己的下一個方向的契機。

Q2.過程中發生什麼事?
這一次給自己很深的挑戰,讓我自己不要如往常般太快地去進入「編舞」(我在傳統所認知上的)這件事情。由於沒有一個明確對於「產出物」的想像,所以對於作品的發展一直處於無法掌握的狀態。這是我第一次,對於作品這麼不能掌握,充滿了惶恐與不安。我想要討論舞者與編舞者的關係,也想去尋找編舞對我來說的核心價值。一切都從非常不清楚要航向哪個目的地開始,唯一擁有的只有一個非常粗略的方向,以及心的直覺跟來回的重新檢視。
排練的過程因為會牽扯到反覆的提問跟回應,所以「信任」這件事情在這作品的意義更加的不一樣。例如和舞者的交互提問回答中,會發現自己自然的使用「有距離」的說法來企圖「保持客觀」或是「保護自己」。這樣類似的反覆發現自我,使得自己一步一步地剝開外皮更直指自己的核心。什麼是我們自己?

Q3.找到「純」了嗎?
純的尋找是一個持續性而沒有終點的藝術(人生)之路。對我來說,純的來源即是對自己的深刻了解,也因為生命經驗中的大小事總不斷地在自我身上蓋上一層一層的面紗而不自知。所以尋找的過程也在一步步揭開這些事情的關聯以及更深刻的了解自己。甚至,必須去面對那不完美的自我,甚至是自己黑暗而邪惡的一面。但生為人的有趣,就在我們擁有自主思想,做選擇,決定,甚至是改變。一路觀察自己與跟自己相處是這樣的迷人而有趣。


邱鈺雯
邱小美,33歲,已婚。人生的路上舞蹈一直陪伴著我,六歲開始在舞蹈社學舞、北安國中舞蹈班、復興高中舞蹈科、臺灣體育大學舞蹈學系,最後,畢業於臺北藝術大學舞蹈創作表演研究所,主修表演,如果臺灣有舞蹈表演博士,我應該會繼續讀下去,現為安娜琪舞蹈劇場舞者。對很多事情有興趣,但不夠專注,只有舞蹈,讓我有所堅持,也因有舞蹈,我才能誠實的面對自己。